綠洲事工 OASIS Ministry
綠洲季刊

<<返回本期目錄

綠洲清泉[培靈文選]


愛的再思~雅歌全書中的真實愛情

「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我的良人,來吧!你我可以往田間去;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歌七10-12)

雅歌是愛之歌;論愛情,是充滿了全卷經卷,但論成熟真實的愛,想只能至此方能算是起始。

1) 無求的愛

「你我可以往田間去;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

兩個「可以」,就已表明甚麼皆可以。不論何處、不管何地、不問所以究竟,皆都可以!沒有更多想望,也沒有半點要求。

這是何等美妙的言詞!尤其出自同一個人,一個在面對良人「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的邀請下,只曾作「要給我們擒拿狐狸,就是毀壞葡萄園的小狐狸……求你等到天起涼風、日影飛去的時候,你要轉回」(歌二)的回應的人。

雖已有「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蘋果樹在樹林中」,也有「歡歡喜喜坐在他的蔭下,嘗他果子的滋味」,更有「思愛成病」等思慕;然而,若非至此,這還未曾算在愛的道路上,作出起步。

2) 無他的愛

「你我……你我」

兩個「你我」,道出了無所求中惟一的條件,就是「你我」的同在,「你我」的相伴。若視作為條件,那在「我」之內,惟一的條件就只剩「你」而已;「你」是惟一所求、獨一所要,除「你我」外,再沒有「他」,甚麼也沒有了。

這是何等至純的情愛!尤其對於一個數次輕忽失落良人,帶著「我夜間躺臥在床上,尋找我心所愛的;我尋找他,卻尋不見」(歌三)及「我給我的良人開了門;我的良人卻已轉身走了」(歌五)的經歷的人。

雖已有「在街市上,在寬闊處,尋找我心所愛的」(歌三)及「我尋找他,竟尋不見;我呼叫他,他卻不回答」(歌五)的努力;然而,若非至此,這還未曾算在愛的道路上,作出起步。

3) 主動的愛

「來吧」

兩個簡單的字,說明了整個句子、整個行動的主動性;不是因應要求、不是隨從吩咐,也未有出於人的指教,只是由心中泛起的渴求和邀請,這是自己的意思,也是個人的心願。

這是何等寶貴的意念!尤其對於一個曾在「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歌二)、「我的新婦,求你與我一同離開利巴嫩,與我一同離開利巴嫩」(歌四)及「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鴿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給我開門」(歌五)等邀請下仍未能追隨、不能起來,以致造成愛裡失落的人。

雖已有「我說:我要起來,遊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寬闊處,尋找我心所愛的」(歌三)及「我起來,要給我良人開門」(歌五)等回應;然而,若非至此,這還未曾算在愛的道路上,作出起步。

4) 引動的愛

「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

一句似曾相識的句子,卻在此引出了全新的境界。先有「我屬良人」,然而有「他也戀慕」,縱未必是因果之分,至少在自己心中已作出了定位的先後:先是自己的擺下以歸屬,然後有對良人戀慕的認知;就是良人這戀慕非因自己這歸屬而起,想也必因這歸屬中自我的放下生出不一樣的戀慕來,這是引動、是使被吸引。

這是何等極至的差異!尤其對一個曾說過相似語句「良人屬我,我也屬他;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歌二)的人,之後因經無數起伏體驗而出一句「我屬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屬我;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歌六),最後至此直對良人發出此「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的美言。

雖已有如「我以我的良人為一棵鳳仙花,在隱基底葡萄園中」(歌一)、「他說話的時候,我神不守舍」(歌五)及「我的良人白而且紅,超乎萬人之上」(歌五)等侃侃而談的美詞;然而,若非至此,這還未曾算在愛的道路上,作出起步。

5) 貼心的愛

「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

一個表面平凡卻實是非凡的「建議」,所要看的是葡萄與石榴,所關心的是她們的成長;這是園子中的工夫,是在良人園子中,是良人日以繼夜辛勤不息、佔據其內心世界的所有。已深切了解良人內心,明白其所著緊關注;更重要者,是這也成了自己從心而發著緊關注的焦點。

這是何等巨大的突破!尤其對於一個曾婉拒良人因為「冬天已往,雨水止住過去了」、「地上百花開放,百鳥鳴叫的時候(或作:修理葡萄樹的時候)已經來到」、「無花果樹的果子漸漸成熟;葡萄樹開花放香」而作出「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的邀請的人。昔日這只屬良人思想話語中的主題,已成了自己的焦點所在。

雖已有如「我便因他動了心。我起來,要給我良人開門。我的兩手滴下沒藥;我的指頭有沒藥汁滴在門閂上」及「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打了我,傷了我;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的披肩」(歌五)等實際付出;然而,若非至此,這還未曾算在愛的道路上,作出起步。

6) 殷勤的愛

「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

一種積極的精神和意志,展示出內心無比的真誠,沒有拖延,不是只在舌頭上的關心。「往葡萄園去」是清晰的方向,是良人心所思念;「早晨起來」是殷勤的力量,再沒有任何阻攔,單朝向當走之路進發、向當去之地而奔。

這是何等可嘉的精神!尤其對於這個曾在良人「躥山越嶺而來」留在門外之際,只能「從窗戶往裡觀看,從窗櫺往裡窺探」(歌二),在良人「頭滿了露水……頭髮被夜露滴濕」守於門外之時,也只「回答說:我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腳,怎能再玷污呢」的人;這豈不是一個難以想像的情景?

雖已有如「我拉住他,不容他走」的奮力,有如「他全然可愛。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這是我的良人;這是我的朋友」的宣告;然而,若非至此,這還未曾算在愛的道路上,作出起步。

7) 園中的愛

「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

一個坦誠無偽的表白,成了這愛的道路中起步的誓言。雖在雅歌這愛歌中從一開始就滿了愛的宣言及表示,也滿了讚許及愛慕,但卻只到此時,才是能「將我的愛情給你」的時刻。因為已具備了所需的心思、意志、了解及「真實」的愛情,更重要是明白要獻上愛情,必須先有這個「那裡」。

這是何等真實的奉獻!尤其對於這個一直只在「弟兄向我發怒,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跟隨羊群的腳蹤」(歌一)、「他的左手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將我抱住」、需「從窗戶往裡觀看,從窗櫺往裡窺探」(歌二)、「夜間躺臥在床上」、「遊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寬闊處」、「入我母家,到懷我者的內室」(歌三)、「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洗了腳,怎能再玷污」、「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打了我,傷了我;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的披肩」(歌五)等處境中過活的人。總總際遇、跌宕起伏,仍未有將她真帶至專於良人愛情的奉獻,直至此時!

雖已有如「願他用口與我親嘴;因你的愛情比酒更美」、「我們要稱讚你的愛情,勝似稱讚美酒」(歌一)、「他帶我入筵宴所,以愛為旗在我以上」(歌二)、「他的口極其甘甜;他全然可愛」(歌五)等近二十節提及「愛」的經文見諸於前,有千言萬語關乎愛情的表白,有一次又一次愛的要求與切慕;然而,若非至此,這還未曾算在愛的道路上,作出起步。

愛的道路不僅就是愛,愛原不僅在於感受,也不僅在於尋求;愛是在實際中的相伴相隨,是在人生與取向上的相合。「無論何處去,我心已備妥」,這是愛的道路的起步點,是在愛的痴想及飽經滄桑中跌宕而至的基石。

這起步點的達至,乃事源於一個「我的良人下入自己園中,到香花畦,在園內牧放群羊,採百合花」的知覺(歌六2),一個「我屬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屬我;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的心聲(歌六3),一個「我下入核桃園,要看谷中青綠的植物,要看葡萄發芽沒有,石榴開花沒有」的志願(歌六11)及一個「不知不覺,我的心將我安置在我尊長的車中」的結果(歌六12)。

「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情願: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歌二7、三5、八4)

 

Aug2017

 

<<返回本期目錄

 

綠洲事工© 2002 OASIS Mini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