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洲事工 OASIS Ministry
綠洲季刊

<<返回本期目錄

綠洲之源[生命之路]


愛慕神殿

「因我心中愛慕我神的殿,就在豫備建造聖殿的材料之外,又將我自己積蓄的金銀獻上,建造我神的殿。」(代上廿九3)

大衛為建造神殿大發熱心,說他是熱心,不如說是愛慕來得更正確。大衛對神殿的愛慕,是「因這殿不是為人,乃是為耶和華神建造。」(代上廿九1)。事奉的人熱心事主,是因為先愛慕神的教會,這是愛神的必然結果,也是人在事奉中最大的動力,是人勝過萬難挑戰的力量,是人願意不斷投上的原因。

愛慕神殿的心,使大衛在興建聖殿的念頭下雖被神拒絕,卻沒有因而甘心在這事工上完全無份無干,反設法使自己有份於其中。若問為何大衛會生出興建聖殿的意念?為何在神指定要由所羅門建立聖殿而不是大衛時,他仍毫不氣餒為幼年兒子預備一切所需?為何在他無能主導整過聖殿建立過程,仍鼓勵全民務必上下同心致使聖殿成功竣工?唯一答案就是因為這顆愛慕神殿的心靈。事奉的人可以用百般理由為自己事奉的卻步、低沉、掙扎甚至退去等作出解釋,卻沒有一個理由比大衛不建聖殿的原因更為充份。他面對的困難遠勝於一般性的問題,而是神不可更變絕對的決定。無論他有多大熱心總不能越過神,所以他不建聖殿也是理所當然。

雖是如此,對於大衛而言,這顆愛慕神殿的心,驅使他在神的阻擋下仍找尋隙縫去達成這寶貴的理想。神明言不許他建聖殿,卻未有禁止他為聖殿的建立作出預備的工夫,這正是他在限制中仍能尋到的事奉空間。事奉理想的達成,事奉機會的出現與人愛慕神殿的心靈,三者間本有密切關係。其中以人愛慕神殿的心靈最為重要,神責備以弗所教會就只有一件事: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在人的眼光,寬敞事奉的門路乃是人屬靈理想實現的最佳途徑,至於事奉的窄路自然是人屬靈美夢破碎的原因,但在大衛的經驗中彷彿為我們打開了一條新的門路,使人服事神的理想並不被限制在道路的寬與窄,而是在於人走在這條通往理想道路上的心靈。叫人無法在窄路上往前,最根深的問題是因為人對教會建立的心靈已減退,昔日的雄心壯志已被埋葬;而現實的困難也正好掩飾了人靈性的倒退,及過往興旺靈性的失落。

大衛對神殿愛慕的心靈,儼然是一股由內在引發出來的巨大力量!試想,世上那有一條窄路會比神親自阻攔大衛建殿的路更狹窄?只是他沒有因而沮喪,反勇往直前。這種因愛慕神殿而生的力量,逼使神也要認同他的熱心,且再沒有進深一步作出消極的禁止,容許他在限制以外尋得寬闊的路。在事奉之中能夠使人從狹窄進到寬闊,箇中的祕訣並不在於外在環境的開路,乃在於人心靈中眼不能見的力量。聖殿材料的預備、事奉人員的編制、金銀積蓄的獻上、全民一心的鼓勵、聖殿興建的源由、建殿使命的交託,一切關乎將來聖殿興建的事宜大衛都盡心竭力辦理得妥妥當當。雖然神不容他親手參予興工的過程,但面對這真誠愛慕聖殿的人,神絕對沒有虧待他,因為神已將聖殿的藍圖向他啟示,讓他率先預見聖殿將來的樣式,大衛在神的恩典下總算圓夢。

事奉之中,誰沒有夢?天助自助者,一句世人的話。夢想能否實現,在於人會否踏實築夢。「建造我神的殿」這句話說出了夢想背後藏著多少個需要解決的難題?聖殿是教會的前身,那些不愛慕教會的人當然不會有夢,也不用面對建立教會的困難,就算見到困難亦不會予以注視。但那些在事奉中賦有夢想的人,若他的心靈是被愛慕神殿所佔據的話,雖發現在事奉窄路上充滿重重挑戰,但他仍必在愛慕中生出浩大的力量以衝破每個難關,而他朝向夢想作成的一切工夫,定能如同大衛一樣在神的肯定下得著更大的賞賜。

sep 2004

<<返回本期目錄

 

綠洲事工© 2002 OASIS Mini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