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洲事工 OASIS Ministry
綠洲季刊

<<返回本期目錄

綠洲寶庫[聖經小百科]


曠野篇

聖經中把以色列民所行經的曠野形容為「大而可怕的曠野」(申八15),所指的是包括了在西乃半島上不同的曠野領域。當以色列民離開埃及後,並未有立刻進至迦南地;反之,神引導她們踏進那大而可怕的曠野。

從「大而可怕」這四個字,就足以將以色列民行經那些曠野時所遇上的各種難處和考驗的嚴峻突顯了出來。以色列民在曠野四十年的生活,就正如今日的教會在邁向豐盛的靈程路上般,必然要面對著挑戰。以色列民的失敗,雖顯明了豐盛信仰的道路絕對不是一條易走的路;然而,她們的軟弱,也當成為今日的教會各方的提醒,唯有持守真信心才是教會能夠超越百般試煉的得勝之道。

請把下列聖經中的曠野與相關發生的事件連結起來,再到答案之頁核對並作參考思想:

  1. 書珥曠野 ●          ● 摩西在那裡擊打磐石兩次
  2. 汛曠野  ●          ● 以色列民叫亞倫鑄金牛犢
  3. 西乃曠野 ●          ● 摩西在那裡差派十二探子
  4. 巴蘭曠野 ●          ● 以色列民埋怨神要她們餓死在那裡
  5. 尋曠野  ●          ● 以色列民三天找不著水

 

答案之頁:

1 乾涸中的滋潤(出十五22)∼書珥曠野(以色列民三天找不著水)

摩西帶領以色列民走過紅海後就到了西乃,他們首先到達書珥的曠野,這本是片乾旱不毛之地。

紅海無路,但神為祂的子民施以大神蹟,使她們走乾地而過。在人絕路之中神雖為人大開出路,只是卻不等於從此就走上完全平順之路,在勝利歌聲之後,以色列民隨即遇到在曠野找不到水源的問題。

她們在曠野走路面對乾涸的情況,這固然是必然的事情,所以她們要尋找水源以得滋潤也是合理的反應,但她們要在不毛之地尋得水源又豈能成功,就是花上三天去尋找也無助改變這事實。

然而,神既能引導人走過紅海,也必能帶領人走過這乾涸絕望之路,至終於瑪拉為以色列民賜下甘甜的水來。世界猶如曠野一樣,叫人心靈常感到乾涸無比,不少時候,我們跟以色列民並沒有多大的分別,就是將自己的生命與時間寄予在這個無滋潤的世界,期望能夠在其中獲得滋潤,但當生命與時間都被消耗之後,才發覺心靈比之前更加乾涸。書珥的曠野不能供給人水源,世界也不能賜予人滋潤,唯有神才是我們在乾涸路上得著滋潤的活水泉源。

2 缺乏中的滿足(出十六1/3)∼汛曠野(以色列民埋怨神要她們餓死在那裡)

汛曠野是西乃半島西南部一個乾旱的沙漠地帶。以色列民走到汛曠野,眼前只見一片荒蕪的景象,就憶記起昔日在埃及的肉鍋,因而發起怨言來。在以色列民離開埃及的短短一個多月來,神已為祂的子民施行過大神蹟,但她們卻沒有因為捆綁得釋放而以神成為她們的滿足。在她們的心中所憶念思想的不是埃及捆綁下得釋之恩,而是埃及肉鍋口腹之慾,與其要在曠野面對「自由的饑餓」倒不如在埃及享受「奴隸的肉鍋」。然而,以色列民又可否想到,從她們離開埃及開始,神就是要帶領她們走向預設的豐盛領域,這豐盛是遠超過她們在肉鍋中所能享有的滿足,若神所賜的豐足是埃及肉鍋所能比擬的,她們根本就不需要離開埃及。

汛曠野,只是她們邁向豐盛的初段路程,但當人在信仰中從開始就只為自己慾望的渴求時,必會發現原來信仰有時猶如曠野一樣,是叫人感到一無所有,至終定會生出後悔而想撤返的心。

神已經拯救她們,她們卻未以神為她們的神,也不以神為她們的滿足。但耶和華神仍願意將嗎哪和鵪鶉賜給在飢餓中發怨言的以色列民,目的就在於「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這一句話(12節)。神要她們在所賜的恩典下認識祂並專心跟隨祂,不再以別的代替神而為自己增添愁苦。

保羅論及與信仰相背的人時曾說:「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他們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腓三19)當人以神為神的時候,就會明白到祂不是一位只為滿足人肚腹的神,在信心的生活中人可能會面對「一無所有」的時候,但神自己卻要成為「無有」的人最大的滿足,這也是祂救恩中使人脫離世慾捆綁的寶貴心意。

3 聖域中的所望(出十九1、卅二1)∼西乃曠野(以色列民叫亞倫鑄金牛犢)

西乃除了是山的名字外,也包括其四周的曠野。在經過紅海後,神未有帶領以色列民直接進入迦南,反將她們引至西乃,目的是要與以色列民立約,要建立起神和人之間的屬靈關係。

摩西按神的吩咐上西乃山領受律法來教導以色列民,好使她們能夠成為神的見証,她們就在曠野安營及等候摩西的歸回,但當以色列民在山下等了四十晝夜仍不見摩西的蹤影時,便叫亞倫為她們鑄金牛犢在前面引路。

在西乃山與西乃曠野同屬的地區,本為神人關係建立的聖域,只是山上與山下的分別,卻為我們揭開了天上的神與地下的人在心思意念上極大的差異。神期望在信仰中與人合一,讓人可以在豐盛領域中成為全地中祭司的國度;不過,原來在以色列民的思想中所求的只是個人的前程得到保障,鑄金牛犢不是因為它比耶和華神更為可信,只是它能夠使只以眼前所見為憑的人得到即時自我虛無的安慰。

所以,神向摩西說:「他們已經敗壞了,他們快快偏離了我」(出卅二7/8),神有神的思想,同樣人也有人的思想,摩西與以色列民在山上山下四十晝夜的分離,就顯示出她們在信仰上的敗壞,在神的救恩中她們根本沒有期望與神合一,跟隨神只為自己的前途及理想而已。

教會應該是屬神的人們與神之間心靈結合的地方,唯有當我們與神的思想相乎時,才會體驗到神與人關係的和諧,並在全無間隔的屬靈關係下得著神乃是人生命前程保障的確據。

4 信仰下的豐盛(民十三3、十四23)∼巴蘭曠野(摩西在那裡差派十二探子)

以色列民安營在巴蘭曠野,摩西按神吩咐在這裡差派十二個探子去窺探迦南。神要探子先去窺探迦南的目的,本是要堅固以色列民的信心。不過,當以色列眾人聽到探子的惡信後,就發怨言說:「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或是死在這曠野。」(民十四2)巴蘭曠野原是以色列民靜待佳音的地方,只是在探子報惡信後卻成為以色列民怨言之地,更可怕的乃是神因而向這些不信的人宣告必要倒斃在那地(民十四29)。神因著以色列民的不信,就使她們與豐盛之地無分無干。以色列民在生命中沒有信心的品質,所以,就是有迦南美果的預嚐仍不能叫她們生歡愉的心,甚至迦勒和約書亞信心的勸勉也未能使她們生出勇敢,唯有報惡信的探子的說話反能與她們不信的心產生極大的共鳴,至終她們在怨言中得到神大大的懲治。

在神堅固人信心的地方,同時也可以是顯出人內心對神不信的地方,問題不在於這地方能夠提供多少堅固人信心的原素,而在於人生命中內在信仰的品質。倘若人有這信心的品質以配合神對人堅固的工作,豐盛的應許也必在人身上得以兌現。

5 警惕中的自守(民二十1,12)∼尋曠野(摩西在那裡擊打磐石兩次)

尋曠野是迦南地南面的曠野,乃進入迦南大門的所在地,也是摩西的姊姊米利暗被埋葬的地方。米利暗的死對於摩西和亞倫而言,誠然可作為一個事奉的人的警惕。

米利暗死在尋曠野,以色列民又在這裡沒有水喝,這兩件事的發生就再次使她們發起怨言來。雖然,神只叫摩西在以色列民面前吩咐磐石出水,但摩西因長久活在怨言中也禁耐不住,就在她們面前兩次擊打磐石,直接違反了神對他的吩咐。神判定摩西此次的舉動是出於對神的不信。當摩西招聚以色列民到磐石前,斥責她們是「背叛的人」(民二十10),指出她們並未有純淨的信仰,一直走在與神相違的路上。然而,摩西在怒氣中卻也同樣落在她們的軟弱裡,他在神的百姓中未有按著神的話事奉,縱然工作是完成,但他不純淨的信仰也在事奉的過程中顯露了出來。

在信仰的路上,不管是信徒或是領袖,只要在生命中存有不信的品質,都會沒有任何的例外地被神拒於豐盛的門外。米利暗先死於這曠野,本當成為她們的警惕,讓人知道不信的終局,唯有持守信心的人才能越過這失敗的危機。米利暗的死,摩西和亞倫信心的失守,也應該成為我們每個追求豐盛的人的鑑戒。

mar2004

<<返回本期目錄

 

綠洲事工© 2002 OASIS Mini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