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洲事工 OASIS Ministry
主編見證

見証之頁  
幽暗中的斑斕
 【癌症試煉中的一年】
(本文寫於08年11月)
黃永祥

  從去年十一月至今,剛好是一個年頭,自去年七月底作了個人身體的檢查,至八月底出了初步報告,進至九月及十月的跟進期,惡性腫瘤的病患漸被証實;心中的感受是錯綜複雜,卻沒有太大的衝擊與矛盾,更從沒有失去內心的平安,因為畢竟在事主的數十年中,這等發生在自己身上不尋常的事實在也太多了,神比人高的意念與道路,早已把這個人的驚愕除掉,也把這個人常置於任何處境的順服中。

  在幾個月不短的日子中,內心的難處固然不會沒有,尤其逐步被証實患上癌症,這於人而言確是不容易的日子,在未確定中的等候,在壞消息逐步展現的時刻,每天都是嚴峻的考驗,但感恩的是這反成了靈╴更大的力量,也是傳講主道背後更強大的生命力!我更知道我要述說的實在不是一個信仰真理的理論,而是帶著生命的信仰!

   按照醫院安排,十月底入院並於十一月一日接受了割除癌腫瘤手術。神至高意旨人難以一下子悉透,但在二十天留院的日子中,答案已初步展現眼前。神沒有把自己一下子接去,但手術卻不甚順利;跟我同一天入院,做類同手術的一位院友早已下床行走,繼後拆線出院,我卻因手術併發症之故在五天後要接受第二次急症手術,情況也實在嚴峻。在主恩中情況暫算穩定下來,卻因身體狀況之差已不可能繼續手術所有當作的功夫,因此繼後的種種治療便要往後延伸一年左右。

  在往後近四個月的日子中,從手術、清洗傷口,以致開始化療,彷彿一下子把過去三十年歲月中的生活節奏逆轉過來;馬不停蹄的步伐突然終止,無法算清接踵而至的聚會全數消沒,日子剎時間變得沉寂,先知的步履停息、先知的咀唇閉合,這是不易適應的日子,也包含著數十年以來從未領略的滋味。

  然而,這並非甚麼稀有的事,想到聖經列王紀上十七章,其中有關先知以利亞的記述,也有類同的境況。在漫長的事奉歲月中,不停的宣講、無數的功夫、一波又一波的成就,充滿了先知的人生,但在這短短的篇章中,卻留下了先知人生中一段寂靜的日子:被藏在基立溪旁、被置在撒勒法寡婦家中,沒有偉大的宣講、沒有驚天的成就,只有安靜、只有等候。

  但這些日子並非毫無意義,這是踏向神更高意旨的階梯、是引進神心意成全的管道,並且在另一方面對先知而言,也成了另一個極具價值的工具,讓他於不息的託付與職事以外,體會個人信仰中神細微的眷顧與同在。

   先知的生涯,原本就是捨己不顧、只念及他人的道路;他要予人安慰與鼓勵而不求個人的安慰與支持,要為神家切求好處而不計個人的得失,這不是一種責任或義務,而是先知生命本質中的元素。然而,在這寂靜的日子裡,先知本質心志雖然未變,但在現實的環境中,所真實經歷到的已全然不同!

  從予人不盡的屬靈供應至領受小烏鴉早晚的供養、從予人無盡的靈魂活水至領受基立溪有限的水源、從予人最大幫助與支援的事奉至在寡婦手下接受微小的援助,在在把先知原有的角色來個徹底的轉變。然而,這個改變並不教人感唏噓或可悲,因為是在神主管的路中,也為達成神更高的意旨,且要在先知的無我人生中,留下點點不同的滋味。

  安靜與等候並不容易,但在安靜與等候的過程中,點點滋味在心頭,又是另一種寶貴的體會!每一隻小烏鴉、每一口基立溪水、每一次撒勒法寡婦的供應,都是神的作為、又是神恩眷的展示,教人釋懷、予人鼓勵!感謝主微細的眷顧與憐憫,謝謝每一隻小烏鴉、恩感每一口基立溪水,更感激每一次撒勒法寡婦的供應!

   但有別於以利亞清晰的三年期限,在自己身體的軟弱中,於當時而言,面前的道路與日子一切皆未顯明,是更大的寂靜,是更不容易的等候;沒有明天的計劃,只有當下的努力。然而這也是美事,反正人能掌握的就只有今天,能活出的也只有今天,能活好今天的人,想自也能活好一生吧!

   進至今年第二季,雖仍在化療的療程中,但一切都漸似穩定下來,療程原應至六月中止,故相對過去大半年的日子,想當然地一切都應變得更為容易。然而,人的預算始終就是這麼的有限,踏入六月,先是因化療出現的副作用使白血球指數偏低而延遲了化療療程,然後更因另一副作用有出血現象而需兩度急召救護車至急症室,並需留院及接受輸血治療,這不但打擾了治療的進度,也阻礙了生活及事奉的節奏。在艱難的日子中固然深信自有主的心意及保守,實毋用憂慮,但在一連串的「始料不及」中,也更認清了人生的無常與神絕對的主權並大能。

   人固然應當終身事主,但在事奉的本意中,人始終是在「客席」的地位,其重點先不是在不息的工作,乃是在聽命於神。這理念對於一些長久事奉的人更為重要,因為在地上事奉的領導角色及無數人事奉的經驗中,人更容易忽視了作為一個事奉者,始終是一個聽命者及被導引的人。

   人應當在逆境中加倍留意主的作為,因為越是艱難的際遇,主的作為也必然越大並更有屬靈的意義,需要人以更尖銳的屬靈眼光及更深的屬靈心思來揣摩並體會。屬靈的眼光加強,心靈的感恩也加深,因此環境越是不順,心靈反之更越發豐足,沒有懷疑,也沒有埋怨;只有感恩與讚美,只有俯伏與叩拜,這是最艱辛的時刻,也是心靈在信仰中可以走向極峰的日子,因為在至純全的信仰中,只有神的榮光而沒有人的陰暗!

   六月底完成化療,暫時結束了往來醫院多於往來教會的日子,時間與精神的壓力也應減輕不少。但隨著化療的結束,其副作用反顯得更趨嚴重,就是手腳痲痺更為利害,導致執筆書寫及使用電腦鍵盤等平常之事都成了艱巨的任務,更細微的工作則更難以勝任。

  手腳(尤其是指頭)痲痺,對傳道工作影響自然不少,對藉包括以文字工作為事奉重點的人而言,其挑戰之大更可想而知。過往已不算輕省的功夫,現今非花上幾倍的精神與時間則難以完成,生活的壓力也自然更大了。

  但主的恩典總必夠用,信心也是環境的適應,不在乎是順是逆,但知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能處豐富,也要學會處於缺乏中的祕訣;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2/13)

   原定於八月頭進行的「最終手術」,因醫院行政問題,臨時延至九月,卻也正好為這一年的日子及靈裡的經歷作出反思與感恩:從超越黑暗到一無掛慮,從一無掛慮到謳歌頌揚,是聖經中極可貴的真理寶庫,也是自己每天的操練與經歷。黑暗的日子裡得活於光明中,艱苦的歲月中能活出喜樂,叫人喪氣的環境中能有夜間歌唱,這實在比任何人喜愛的順境更為珍貴。

  這篇文章產生之日,正是十一月的上旬,於筆者而言可說是一個充滿感慨與感恩的日子。去年這個時候,正是入院接受腸癌手術的日子,打從該日子起,就帶來了足一年不息的試煉與挑戰,也是充滿無盡恩惠與神至真實寶貴作為的日子!

  記得在去年十月份最後的一次研經課程「從約伯記看信仰的昇華」中,曾忍著淚以約伯記四十二章二節「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作講說,這著實是約伯、也是個人當時心靈的分享。雖然在病患被証實之初,旁邊一些肢體都懷著愛心予以積極鼓勵的話(通常都會說主必保守必然沒事之類的話),然而,在數十年神親身作為的體驗與認識中,總感到(甚至是知道)這事的臨到,必不會輕輕的掠過,當中必包含非人能猜想到的發展並結局。

  忍著淚的分享,固然不是因病患而懷有埋怨或恐懼,坦白而言,自己在病患之中甚至連掛慮也不多,僅有的一點牽掛頂多是來自為著身邊的人,更多是為著主的國度;心中的淚並不因肉體人生中的「坎坷」,而是因對屬天領域中神國度的感慨,想到到底在這世代中還有多少會為主竭誠擺上、全然付出的人,而自己又仍能坐擁多少時機與力量去延續這數十年以來的異象呢?這一切的思潮在腦際中盤繞不斷,雖然知道主必有其恩典、能力與智慧以作成這事,但於一個領受託付的人而言又豈能輕易安枕!

   轉眼間一年已過,正如所料,病患的治療並不平順,併發症及傷口感染相繼發生,一次手術變成了三次,且拖延近一整年,漫長的化療療程並期間時好時壞反覆的情況,就如大大小小的戰役在個人的身內。然而,主到底仍把這個微僕的生命暫且存留,當中甚至添加了豐盛斑斕的色彩,繼續置於這個為開啟真理,滋潤心靈而有的崗位上,延續那未完成的託付與樂章。

  一年過後,同樣的一句話:「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神既在這個渺少的小伙子身上作了這奇工,就不但顯証了他萬事都能作的尊榮,更讓筆者深信背後有著主自己不能攔阻卻是更高的旨意。

  神至高的旨意著實沒有多少人能悉透,因此我們也毋須用無知的言語予以解說,但既知神的旨意不能攔阻,即神在一切事上的美意至終必然達成,那相對一個只求主意旨成就、放下自我、絕對順服的人而言,不能解說至明白神至終旨意也就不足介懷了。

  不管是甚麼樣的因素,想這也是可以拭去眼淚、重投工作的時候了!我們當跑的路仍甚遠,我們未得之地則相對更多。「起來!」是主不時向人發出的呼聲,這也不管人是因甚麼因素而倒下,因為唯有「起來」的人才可以延續生存的屬靈意義與價值,完成神在自己身上人生的美旨。  

 

綠洲事工© 2002 OASIS Ministry